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01/27《工商時報》專欄:島嶼如何天光
2016/01/27

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結束,挑動人們有關統獨、族群、意識形態等種種激情逐漸沉澱,不論你/妳是狂喜、是失望、是歡呼、或哀痛,是時候該回歸日常軌道,積極檢視並重新解構人生、組織,甚至是整體社會所面臨的內外挑戰。
環顧外在情勢,今年世界經濟不容樂觀,中國放緩、日本停滯、歐盟疲弱、新興市場搖搖欲墜,唯一勉可寄望的美國又不夠穩健。各國政局也是吉凶未卜,中東火藥庫戰事頻仍,連帶影響歐盟整合,恐怖攻擊陰影蔓延全球,偏偏美國總統選戰正酣、無暇他顧。
而台灣,就像是在這翻騰怒海中掙扎求生的一葉扁舟,為此,我們必須上下一心、臨淵履薄,才能在黑天鵝出沒的暗潮洶湧中持盈保泰,或至少全身而退。
新總統520宣誓就職後,廟堂之上的政府要員們勢必走馬換將,連袂擘畫出一番窮理致用、大展長才的開國新氣象,但不要忘了,龐大的國家機器中,還有為數眾多的常任文官依舊固守崗位、分層負責,期待與新長官盡速磨合,才能帶領著他們建設國家、服務人民。
再怎麼雄心壯志、天縱英明的領導人,若無法激發官僚體系的熱情與投入,就會像漸凍人一樣,腦中空有縝密規劃與清明思維,卻無法有效指揮四肢執行動作,到頭來只能徒呼負負、黯然下台。
易言之,不隨政黨輪替的文官系統,才是決定未來政府績效的關鍵因素。這群公務員有多重要?讓我們舉幾個例子來看看。
台灣人才外流早已不是新聞,產、官、學各界菁英紛紛出走,2011年中研院更提出《人才宣言》示警,剴切陳述台灣成為高階人才「淨輸出國」的長期不利衝擊。
如今,四年過去了,台灣還是「高(學歷)出低(學歷)進」,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政策改革,不過是些適用少數人的移民三卡、取代薪資門檻的評點制等枝微末節,國內白領階級還是不斷流失,不僅早已青黃不接,就連作育英才的高等教育師資都恐將無以為繼。
去年六月底發生轟動國際的八仙塵爆案,事變當下令人怵目驚心,只見政府部門動用第二預備金協助相關醫療開支,進行各種安撫民心、動之以情的危機處理,但後續防災應變等SOP檢討至今仍付之闕如。
有人的地方就有風險,而且風險隨時在提升,因為災變發生型態不斷翻新,SOP流程與政府心態自然需要不斷檢討補強。災變究責的意義不在事後懲戒處分,而在於記取教訓、不要一犯再犯,進而達到事前防災的積極效果,否則就只是坐視無辜生命白白犧牲。
還有,為了壓抑短期投資炒作,消弭因房價高漲所導致的巨大民怨,政府宣布自2011年六月起實施奢侈稅。幾個月下來,開始出現若干因不知情購入海砂或輻射屋的實務案例,此種與投機無關者,按理自該排除適用(奢侈稅)。
筆者亦早於2011年底就已向政府首長反映,可惜總是不了了之,直到去年12月初,財政部才發布解釋令宣布:「海砂輻射屋轉賣,得以免課奢侈稅」。但奢侈稅已於今年1月1日正式落日,意即該解釋令的生效期間不到一個月。
這些遍及社會結構、防災救難與產業發展等各層面的行政效率低落,很難說是文官恪守本分、嚴格把關,比較可能的解釋是官場僚氣作祟,「不做不錯、少做少錯、多做多錯」。無怪乎,如世界經濟論壇(WEF)、瑞士洛桑管理學院(IMD)等的全球競爭力評比中,「政府效能不彰」幾乎年年名列台灣罩門之一。
狂熱過後,筆者刻意翻閱日本小說家誠山三郎的名作《官僚之夏》,不禁為書中許多不計毀譽、為國忘我的優秀文官們喝采,激賞他們在大時代變革中,畢其一生為推動國家升級所寫下的不朽篇章,特以此寄語新政府,再造新台灣!
(工商時報)

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結束,挑動人們有關統獨、族群、意識形態等種種激情逐漸沉澱,不論你/妳是狂喜、是失望、是歡呼、或哀痛,是時候該回歸日常軌道,積極檢視並重新解構人生、組織,甚至是整體社會所面臨的內外挑戰。

環顧外在情勢,今年世界經濟不容樂觀,中國放緩、日本停滯、歐盟疲弱、新興市場搖搖欲墜,唯一勉可寄望的美國又不夠穩健。各國政局也是吉凶未卜,中東火藥庫戰事頻仍,連帶影響歐盟整合,恐怖攻擊陰影蔓延全球,偏偏美國總統選戰正酣、無暇他顧。

而台灣,就像是在這翻騰怒海中掙扎求生的一葉扁舟,為此,我們必須上下一心、臨淵履薄,才能在黑天鵝出沒的暗潮洶湧中持盈保泰,或至少全身而退。

新總統520宣誓就職後,廟堂之上的政府要員們勢必走馬換將,連袂擘畫出一番窮理致用、大展長才的開國新氣象,但不要忘了,龐大的國家機器中,還有為數眾多的常任文官依舊固守崗位、分層負責,期待與新長官盡速磨合,才能帶領著他們建設國家、服務人民。

再怎麼雄心壯志、天縱英明的領導人,若無法激發官僚體系的熱情與投入,就會像漸凍人一樣,腦中空有縝密規劃與清明思維,卻無法有效指揮四肢執行動作,到頭來只能徒呼負負、黯然下台。

易言之,不隨政黨輪替的文官系統,才是決定未來政府績效的關鍵因素。這群公務員有多重要?讓我們舉幾個例子來看看。

台灣人才外流早已不是新聞,產、官、學各界菁英紛紛出走,2011年中研院更提出《人才宣言》示警,剴切陳述台灣成為高階人才「淨輸出國」的長期不利衝擊。

如今,四年過去了,台灣還是「高(學歷)出低(學歷)進」,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政策改革,不過是些適用少數人的移民三卡、取代薪資門檻的評點制等枝微末節,國內白領階級還是不斷流失,不僅早已青黃不接,就連作育英才的高等教育師資都恐將無以為繼。

去年六月底發生轟動國際的八仙塵爆案,事變當下令人怵目驚心,只見政府部門動用第二預備金協助相關醫療開支,進行各種安撫民心、動之以情的危機處理,但後續防災應變等SOP檢討至今仍付之闕如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風險,而且風險隨時在提升,因為災變發生型態不斷翻新,SOP流程與政府心態自然需要不斷檢討補強。災變究責的意義不在事後懲戒處分,而在於記取教訓、不要一犯再犯,進而達到事前防災的積極效果,否則就只是坐視無辜生命白白犧牲。

還有,為了壓抑短期投資炒作,消弭因房價高漲所導致的巨大民怨,政府宣布自2011年六月起實施奢侈稅。幾個月下來,開始出現若干因不知情購入海砂或輻射屋的實務案例,此種與投機無關者,按理自該排除適用(奢侈稅)。

筆者亦早於2011年底就已向政府首長反映,可惜總是不了了之,直到去年12月初,財政部才發布解釋令宣布:「海砂輻射屋轉賣,得以免課奢侈稅」。但奢侈稅已於今年1月1日正式落日,意即該解釋令的生效期間不到一個月。

這些遍及社會結構、防災救難與產業發展等各層面的行政效率低落,很難說是文官恪守本分、嚴格把關,比較可能的解釋是官場僚氣作祟,「不做不錯、少做少錯、多做多錯」。無怪乎,如世界經濟論壇(WEF)、瑞士洛桑管理學院(IMD)等的全球競爭力評比中,「政府效能不彰」幾乎年年名列台灣罩門之一。

狂熱過後,筆者刻意翻閱日本小說家誠山三郎的名作《官僚之夏》,不禁為書中許多不計毀譽、為國忘我的優秀文官們喝采,激賞他們在大時代變革中,畢其一生為推動國家升級所寫下的不朽篇章,特以此寄語新政府,再造新台灣!

(工商時報)

回董事長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