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05/27《工商時報》專欄:台灣企業倫理元年
2015/05/27

台灣企業倫理元年

工商時報A06觀念平台 

連月來,國內食品安全陸續爆出黑心疑慮,始終未能走出谷底、揮別陰霾,重建民眾的「食在安心」;與國外早先的安隆事件、華爾街多起金融弊案等兩相對照下,不免讓世人開始對「企業」有了全新的體認與期待:短視近利、竭澤而漁的經營手法,不僅無法帶來經濟繁榮的永續發展,反倒對整體社會的和諧穩定造成莫大斲傷 

欣聞今年準備喜迎88周年的政治大學,由周行一校長帶領商學院信義書院,與台灣證券交易所合辦「台灣上市公司企業倫理領袖論壇」作為校慶系列活動,特地邀請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、玉山銀行曾國烈董事長、國泰金控李長庚總經理等社會賢達,與談企業倫理與公司治理相關議題,並榮幸敦請蕭前副總統蒞臨致詞指導,希望能形成一股由上而下、積極推動誠信經營、落實企業社會責任的良好風氣。 

這不禁令筆者想起,今年初宣布終極退休(早先已宣布過好幾次,但都是退而不休)的世界級炒手-喬治.索羅斯(George Soros)。他是叱吒於90年代的超級基金經理人,其所管理的量子基金(Quantum Fund)曾創下30年平均年報酬率30%的驚人紀錄。 

索羅斯的成名作是在1992年大量放空英鎊,一舉擊潰英國央行,被稱為「打垮英格蘭銀行的人」。第二場代表戰役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,索羅斯大量拋售泰銖引發金融危機,造成東南亞各國工廠倒閉、銀行破產、物價飆漲,被當時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地(Mahathir bin Mohamad)直斥為「亞洲金融風暴的縱火犯」。 

不過,索羅斯同時也是一個大慈善家。在比爾‧蓋茲(Bill Gates)和沃倫‧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開始捐款前,索羅斯曾多年蟬聯世界捐款大戶之首。根據他個人撰文指出,自1984年以來,他在全球20多個國家(包括波蘭、南非、俄羅斯等地)設立了35種基金,捐贈金額超過80億美元。 

他到底是天使?還是魔鬼?索羅斯自陳「…我一直扮演著兩個角色,我不覺得內疚或要負責。金融市場是不屬於道德範疇的,因為它有自己的遊戲規則。」 

為何會出現這種類精神分裂現象?筆者以為這是受到其身處時代與經驗的侷限。超過一世紀以來,我們觀察到西方的億萬慈善家多半具有虔誠宗教信仰(如洛克斐勒、比爾蓋茲等),生活簡樸+大行慈善是他們富可敵國後,用以榮耀上帝的唯一方式。 

但人類文明總是不斷迂迴前進,日新月異的科技突破與創新觀念,會促使思想與視野隨之演繹升級,過往的習以為常或慣例做法並不表示得一成不變、無限承襲,該如何與時俱進+因地制宜,才是人類社會得以持續進化的關鍵動力。 

就好像中世紀歐洲王室的近親通婚傳統,使得各帝國貴族間的血緣關係源遠流長,藉此確保統治階級的純正血統,卻在19世紀引發一場,從英國到德國、西班牙及俄國皇族內的血友病大流行(當時被稱為「皇室病」),原因自然是由於近親通婚容易導致隱性基因缺陷顯化,大幅提高後代子孫的異常機率。若王室成員能早點了解近親通婚的後遺症,想必就不會有親上加親的錯誤期待。 

簡言之,「夏蟲不可語冰」,索羅斯切割慈善與工作的做法無關對錯、無分好壞,只反映出他個人理解世界潮流、時代變遷的認知侷限,他的終極退休某種程度也宣告,有如洛克斐勒式「用力賺錢、用力存錢、用力捐錢」的時代已正式步入尾聲。 

新世紀的為商之道應該是:將企業倫理/企業社會責任概念融入核心業務,善待各利害關係人、強化企業競爭力,除可有效成為獲利保證外,也能為日後的永續發展奠下良好基礎,更可協助解決社會問題、增進公眾福利。讓我們一起啟動台灣的企業倫理元年! 

作者是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

回董事長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