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11/10《經濟日報》專欄:為什麼我們需要「企業倫理」?
2015/11/10

筆者日前抽空參加一場久違的中學同學會,一位素有名望的學長在席間開講,直指台灣社會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「資訊不對稱」,並舉出一連串例證說明現況到底有多嚴重。如建商賣房子連「眉毛」(雨遮)都要計價收費、觀光區隨處可見的(蜂蜜)「不純砍頭」、所謂的「高山高麗菜」其實是在平地生產,再運到山上銷售,價格立刻三級跳…等的各種標示不實。
換句話說,不肖業者隱瞞事實、增加無謂成本、甚至杜撰若干現象的「資訊不對稱」,藉以抬高售價、賺取不當利潤。以農產品來說,如果連來源地都會造假,如何指望下游不會發生民怨沸騰的食安問題?
這是台灣獨有的情況嗎?看看9月下旬爆發的德國福斯汽車(Volkswagen)排廢軟體造假事件。「德國工藝」在全球向來是嚴謹與品質的第一保證,身為德國最大車商的福斯汽車更是個中翹楚,藉由以環保為訴求的柴油車熱賣,不僅營收在去年攀上2,000億歐元歷史高點,今年上半年更一舉擊敗日本豐田(Toyota),奪下長期由美日品牌霸占的全球第一大車廠寶座。
然在桂冠加身後不久,隨即爆出成立78年以來的最大醜聞:被美國環保局(EPA)指控,部分柴油車款以作弊軟體通過廢氣排放檢測,卻在正常駕駛時,照常排放超過法定標準上限40倍的氮氧化物(NOX)。消息一出,福斯集團市值在四天內縮水200多億美元,後續的全球召回修改行動,預計將花費近400億美元的巨額支出。
這其中關鍵的「排廢軟體」,何嘗不是業者與消費者之間對於理解專業技術的一種「資訊不對稱」?企業欺騙消費者多年,終於自食惡果。這樣的世界第一,是榮耀?還是詛咒?
類似事件一直層出不窮。從台灣持續不斷的食安風暴,大到2001年的美國安隆(Enron)、2002年的世界通信(WorldCom)、2008年由華爾街引爆的金融海嘯,到最近的福斯汽車事件,在在都顯示:再怎麼頭角崢嶸的金頭腦、才幹卓絕的領導人,都有可能在績效/利潤與誠信/良知之間陷入天人交戰的兩難困境。
持平而論,充分自由、公開、公平的完全競爭市場僅見於教科書中,真實世界裡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斥著「資訊不對稱」,很多行業的核心利基甚至正來自於「資訊不對稱」,但如何取之有道、用之有度,儘可能消除「資訊不對稱」,在追求「止於至善」的過程中獲取合理報酬,才是企業得以永續經營,不致自毀錦繡前程的癥結所在。
當一個人為求凱旋致勝而不擇手段,好不容易得來的甜美果實,極有可能瞬間變質成難以下嚥的苦酒滿杯。要如何才不會悔不當初?
重點在於「該做的事,說到做到」,而且前者的重要性遠高於後者。以福斯汽車為例,「成為世界第一」肯定是其歷任執行長念茲在茲的終極目標;但這並不表示要利用「資訊不對稱」,甚至以違法作弊的方式完成任務。易言之,「只有該做的事,才要說到做到」,不該做的事,壓根不存在說到做到的命題。
企業的任何施策都必須同時滿足並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,拒絕短期誘惑、堅守長期價值,才有可能迎來含淚播種、歡笑收割的時刻。這,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「企業倫理」的根本原因。
(作者是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)

筆者日前抽空參加一場久違的中學同學會,一位素有名望的學長在席間開講,直指台灣社會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「資訊不對稱」,並舉出一連串例證說明現況到底有多嚴重。如建商賣房子連「眉毛」(雨遮)都要計價收費、觀光區隨處可見的(蜂蜜)「不純砍頭」、所謂的「高山高麗菜」其實是在平地生產,再運到山上銷售,價格立刻三級跳…等的各種標示不實。

換句話說,不肖業者隱瞞事實、增加無謂成本、甚至杜撰若干現象的「資訊不對稱」,藉以抬高售價、賺取不當利潤。以農產品來說,如果連來源地都會造假,如何指望下游不會發生民怨沸騰的食安問題?

這是台灣獨有的情況嗎?看看9月下旬爆發的德國福斯汽車(Volkswagen)排廢軟體造假事件。「德國工藝」在全球向來是嚴謹與品質的第一保證,身為德國最大車商的福斯汽車更是個中翹楚,藉由以環保為訴求的柴油車熱賣,不僅營收在去年攀上2,000億歐元歷史高點,今年上半年更一舉擊敗日本豐田(Toyota),奪下長期由美日品牌霸占的全球第一大車廠寶座。

然在桂冠加身後不久,隨即爆出成立78年以來的最大醜聞:被美國環保局(EPA)指控,部分柴油車款以作弊軟體通過廢氣排放檢測,卻在正常駕駛時,照常排放超過法定標準上限40倍的氮氧化物(NOX)。消息一出,福斯集團市值在四天內縮水200多億美元,後續的全球召回修改行動,預計將花費近400億美元的巨額支出。

這其中關鍵的「排廢軟體」,何嘗不是業者與消費者之間對於理解專業技術的一種「資訊不對稱」?企業欺騙消費者多年,終於自食惡果。這樣的世界第一,是榮耀?還是詛咒?

類似事件一直層出不窮。從台灣持續不斷的食安風暴,大到2001年的美國安隆(Enron)、2002年的世界通信(WorldCom)、2008年由華爾街引爆的金融海嘯,到最近的福斯汽車事件,在在都顯示:再怎麼頭角崢嶸的金頭腦、才幹卓絕的領導人,都有可能在績效/利潤與誠信/良知之間陷入天人交戰的兩難困境。

持平而論,充分自由、公開、公平的完全競爭市場僅見於教科書中,真實世界裡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斥著「資訊不對稱」,很多行業的核心利基甚至正來自於「資訊不對稱」,但如何取之有道、用之有度,儘可能消除「資訊不對稱」,在追求「止於至善」的過程中獲取合理報酬,才是企業得以永續經營,不致自毀錦繡前程的癥結所在。

當一個人為求凱旋致勝而不擇手段,好不容易得來的甜美果實,極有可能瞬間變質成難以下嚥的苦酒滿杯。要如何才不會悔不當初?

重點在於「該做的事,說到做到」,而且前者的重要性遠高於後者。以福斯汽車為例,「成為世界第一」肯定是其歷任執行長念茲在茲的終極目標;但這並不表示要利用「資訊不對稱」,甚至以違法作弊的方式完成任務。易言之,「只有該做的事,才要說到做到」,不該做的事,壓根不存在說到做到的命題。

企業的任何施策都必須同時滿足並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,拒絕短期誘惑、堅守長期價值,才有可能迎來含淚播種、歡笑收割的時刻。這,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「企業倫理」的根本原因。

(作者是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)

回董事長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