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12/1《遠見雜誌》專欄:混沌時代,當個制定者
2017/09/20

 

繼6月英國意外脫歐之後,11月美國總統大選再度上演「川普驚奇」,不僅跌破一堆國際間專家學者的眼鏡,更為2016年民心思變的全球主旋律,寫下一錘定音的最佳詮釋。
面對這近代罕見的翻轉時刻,你、我該如何應變?也許,我們可以先由小處著手,以收見微知著之效。
每個人從小到大,是否都曾或多或少面臨競爭激烈、僧多粥少的局面?牙牙學語時,與兄弟姊妹們競逐著父母的關注目光;就學時,與同窗好友們相互較勁、爭取各種比賽佳績;步入職場後,則是與許許多多認識的、不認識的產業人士,角逐一筆又一筆的訂單與商機。每一場,都必須全力以赴,才有機會含笑收割。
當然,人生總是潮起潮落,不可能永遠盡如人意;所以,時不時就會有類似耳語瀰漫:「題目太難、拿分不易,及格門檻應該降低……」,或是「景氣不好、業績難做,獎勵標準應該放寬……」等。
這樣的說法似乎言之成理:「題目太難,高分者肯定不多,所以及格門檻應該要降低!」「景氣不好,業績表現自然不會好,所以獎勵標準應該要放寬!」這些論述的共通點是由應試者∕受雇者出發,給定假設是考試一定要高及格率∕獎勵一定要雨露均霑。
掌握操之在己的部分,止於至善
但,現實真是如此嗎?真正能在時代浪潮中屹立不搖的百年機構,如遇有錄取人數不足,會堅持招滿為止?還是索性從缺?真正能在瞬息萬變中引領風騷的龍頭企業,若遭逢業績低潮谷底,會堅持人人有獎?還是藉此推動組織革新?
答案應該顯而易見,後者才是真實世界。因為制度∕價格制定者念茲在茲的是「品質(人才)」,而應試者∕受雇者只關心「數量(特別是自己有沒有)」;反過來說,如果制度∕價格制定者也只注重「量」,或許根本無法成為制度∕價格制定者,即便曾經是,極有可能有如曇花一現,很快失去其制定制度∕價格的能力或地位。
如果你∕妳想從茫茫人海中脫穎而出,躋身制度∕價格制定者的行列,培養精益求精的心態無疑是第一要件。因為心態決定能力,尋找理由與充滿藉口的價值觀,顯然會阻礙你∕妳向上攀升,最後只能像流水一樣往低處奔瀉,載浮載沉、一事無成。
同理,面對黑天鵝四竄的變局也是如此,與其選擇惶惶不可終日,把未來交給不可測的環境與變數,不如好好掌握操之在己的部分,有效提升自己的專業度與重要性;甚至進一步擴充影響力,降低可能發生的各種風險,強化自己對於各利害關係人的不可或缺程度。你、我都需要萬全準備、止於至善,迎戰2017以降的全新時代!

繼6月英國意外脫歐之後,11月美國總統大選再度上演「川普驚奇」,不僅跌破一堆國際間專家學者的眼鏡,更為2016年民心思變的全球主旋律,寫下一錘定音的最佳詮釋。面對這近代罕見的翻轉時刻,你、我該如何應變?也許,我們可以先由小處著手,以收見微知著之效。

每個人從小到大,是否都曾或多或少面臨競爭激烈、僧多粥少的局面?牙牙學語時,與兄弟姊妹們競逐著父母的關注目光;就學時,與同窗好友們相互較勁、爭取各種比賽佳績;步入職場後,則是與許許多多認識的、不認識的產業人士,角逐一筆又一筆的訂單與商機。每一場,都必須全力以赴,才有機會含笑收割。

當然,人生總是潮起潮落,不可能永遠盡如人意;所以,時不時就會有類似耳語瀰漫:「題目太難、拿分不易,及格門檻應該降低……」,或是「景氣不好、業績難做,獎勵標準應該放寬……」等。

這樣的說法似乎言之成理:「題目太難,高分者肯定不多,所以及格門檻應該要降低!」「景氣不好,業績表現自然不會好,所以獎勵標準應該要放寬!」這些論述的共通點是由應試者∕受雇者出發,給定假設是考試一定要高及格率∕獎勵一定要雨露均霑。

掌握操之在己的部分,止於至善

但,現實真是如此嗎?真正能在時代浪潮中屹立不搖的百年機構,如遇有錄取人數不足,會堅持招滿為止?還是索性從缺?真正能在瞬息萬變中引領風騷的龍頭企業,若遭逢業績低潮谷底,會堅持人人有獎?還是藉此推動組織革新?

答案應該顯而易見,後者才是真實世界。因為制度∕價格制定者念茲在茲的是「品質(人才)」,而應試者∕受雇者只關心「數量(特別是自己有沒有)」;反過來說,如果制度∕價格制定者也只注重「量」,或許根本無法成為制度∕價格制定者,即便曾經是,極有可能有如曇花一現,很快失去其制定制度∕價格的能力或地位。

如果你∕妳想從茫茫人海中脫穎而出,躋身制度∕價格制定者的行列,培養精益求精的心態無疑是第一要件。因為心態決定能力,尋找理由與充滿藉口的價值觀,顯然會阻礙你∕妳向上攀升,最後只能像流水一樣往低處奔瀉,載浮載沉、一事無成。

同理,面對黑天鵝四竄的變局也是如此,與其選擇惶惶不可終日,把未來交給不可測的環境與變數,不如好好掌握操之在己的部分,有效提升自己的專業度與重要性;甚至進一步擴充影響力,降低可能發生的各種風險,強化自己對於各利害關係人的不可或缺程度。你、我都需要萬全準備、止於至善,迎戰2017以降的全新時代!

回董事長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