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06/27《中國時報》專欄:人類會一直幸福下去嗎
2013/06/27

過去一個多月來,「廣大興事件」,引發台灣社會群情激憤,不僅政府祭出多項經濟制裁,網民也幾度癱瘓菲國官方網站,國軍更趁勢演出一場超高規格護漁秀,雙方劍拔弩張局勢一觸即發。所幸,兩國政府透過司法互助程序,循序漸進展開平行調查後,已逐步釐清原本各說各話的羅生門真相,兩國民眾的激昂情緒也漸次沉澱。 
這種官匪不分、海盜橫行的情況,在東南亞海域其實是司空見慣,主因是由於海洋資源日漸枯竭,擁有良好漁撈技術、能力與人員的台灣漁民必須遠渡重洋,冒險深入他國海域,只為追逐一尾萬金的珍貴漁獲(如黑鮪魚);而技術、能力、人員,甚至天性皆遠不如我的菲律賓,自然只能依靠其他鋌而走險方式度日。 
追根究柢,海洋資源的凋零與滅絕,才是導致此次台菲險些爆發嚴重衝突的根本癥結。 
以黑鮪魚為例,根據《商業周刊》報導,過去六十年間(一九五二─二○一一年),太平洋的黑鮪魚數量大幅減少九六.四%;整個太平洋中,目前約僅剩下一萬尾左右的成年黑鮪魚,還抵不上台灣一年的捕捉量。國際《自然》期刊曾發表分析報告指出,二○四八年後(距今卅五年),海洋生物將完全消失,回到寒武紀時代的古代海洋。 
屆時,恐怕只剩下水母三明治可吃…。 
不只海洋資源如此。世界自然保育聯盟(IUCN)研究發現,過去五百年內,至少已有八四四種動、植物在地球上消失。聯合國定期召開的「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大會」,早在二○○六年就曾直指,人類經由汙染、城市擴張、森林砍伐、外來種引進,及人為活動造成的全球暖化,不斷剝削動、植物的生存環境,致使現今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速度比過去高出一千倍,實為生物滅絕的最大禍首。 
確實,自工業革命發軔以降,受惠於日新月異的科技進步,人類突然身處於天地萬物的權力之巔,不可一世,肆無忌憚地追求專屬人類的幸福,志得意滿於愈來愈多的「人定勝天」;但光芒愈耀眼、隱藏於其後的黑暗愈深沉,從十五世紀葡萄牙亨利王子,開啟歐洲航海探險時代迄今,恣意掠奪、無情殺戮與殘忍奴役等罄竹難書,至今仍未完全消失,只是由國家交棒給若干無良企業,轉化為不同運作型態與詮釋方式,在世界不同角落持續上演。 
「自然環境」是所有企業共同、也是存在感最薄弱的利害關係人;或許是因為大地之母兼容並蓄、維繫所有物種共生共存的特性太過強烈,反倒形塑出「他人瓦上霜」的刻板印象。於是,「製造汙染又不只我們,保護環境是政府的責任…」、「『過漁』、『濫獵』、『超限開發』,幾十年來都是這樣,沒有這麼嚴重吧…」,類似說法始終不絕於耳。 
如今,人類漸漸發現,在享受萬物之靈絕對權力的同時,也必須肩負「為萬世開太平」的絕對責任。看看台灣九二一地震、日本三一一海嘯、中歐初夏洪氾成災…聯合國最新報告總結指出,積重難返的氣候變遷趨勢,使得全球至少有二.二億人的身家性命,飽受重大天災威脅,特別集中於相對貧窮、落後的地區。 
當瀕臨瓦解的生態系不再忍耐、開始反撲,索討著他們被人類放肆太久的家園時,人類還會一直幸福下去嗎?

過去一個多月來,「廣大興事件」,引發台灣社會群情激憤,不僅政府祭出多項經濟制裁,網民也幾度癱瘓菲國官方網站,國軍更趁勢演出一場超高規格護漁秀,雙方劍拔弩張局勢一觸即發。所幸,兩國政府透過司法互助程序,循序漸進展開平行調查後,已逐步釐清原本各說各話的羅生門真相,兩國民眾的激昂情緒也漸次沉澱。 

這種官匪不分、海盜橫行的情況,在東南亞海域其實是司空見慣,主因是由於海洋資源日漸枯竭,擁有良好漁撈技術、能力與人員的台灣漁民必須遠渡重洋,冒險深入他國海域,只為追逐一尾萬金的珍貴漁獲(如黑鮪魚);而技術、能力、人員,甚至天性皆遠不如我的菲律賓,自然只能依靠其他鋌而走險方式度日。 

追根究柢,海洋資源的凋零與滅絕,才是導致此次台菲險些爆發嚴重衝突的根本癥結。 

以黑鮪魚為例,根據《商業周刊》報導,過去六十年間(一九五二─二○一一年),太平洋的黑鮪魚數量大幅減少九六.四%;整個太平洋中,目前約僅剩下一萬尾左右的成年黑鮪魚,還抵不上台灣一年的捕捉量。國際《自然》期刊曾發表分析報告指出,二○四八年後(距今卅五年),海洋生物將完全消失,回到寒武紀時代的古代海洋。 

屆時,恐怕只剩下水母三明治可吃…。 

不只海洋資源如此。世界自然保育聯盟(IUCN)研究發現,過去五百年內,至少已有八四四種動、植物在地球上消失。聯合國定期召開的「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大會」,早在二○○六年就曾直指,人類經由汙染、城市擴張、森林砍伐、外來種引進,及人為活動造成的全球暖化,不斷剝削動、植物的生存環境,致使現今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速度比過去高出一千倍,實為生物滅絕的最大禍首。 

確實,自工業革命發軔以降,受惠於日新月異的科技進步,人類突然身處於天地萬物的權力之巔,不可一世,肆無忌憚地追求專屬人類的幸福,志得意滿於愈來愈多的「人定勝天」;但光芒愈耀眼、隱藏於其後的黑暗愈深沉,從十五世紀葡萄牙亨利王子,開啟歐洲航海探險時代迄今,恣意掠奪、無情殺戮與殘忍奴役等罄竹難書,至今仍未完全消失,只是由國家交棒給若干無良企業,轉化為不同運作型態與詮釋方式,在世界不同角落持續上演。 

「自然環境」是所有企業共同、也是存在感最薄弱的利害關係人;或許是因為大地之母兼容並蓄、維繫所有物種共生共存的特性太過強烈,反倒形塑出「他人瓦上霜」的刻板印象。於是,「製造汙染又不只我們,保護環境是政府的責任…」、「『過漁』、『濫獵』、『超限開發』,幾十年來都是這樣,沒有這麼嚴重吧…」,類似說法始終不絕於耳。 

如今,人類漸漸發現,在享受萬物之靈絕對權力的同時,也必須肩負「為萬世開太平」的絕對責任。看看台灣九二一地震、日本三一一海嘯、中歐初夏洪氾成災…聯合國最新報告總結指出,積重難返的氣候變遷趨勢,使得全球至少有二.二億人的身家性命,飽受重大天災威脅,特別集中於相對貧窮、落後的地區。 

當瀕臨瓦解的生態系不再忍耐、開始反撲,索討著他們被人類放肆太久的家園時,人類還會一直幸福下去嗎?

 

回董事長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