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長專欄
專欄文章
 01/09《經濟日報》專欄:縮小貧富差距 催生資本主義2.0
2015/01/09

「新年伊始,萬象更新」,告別波瀾動盪的2014年,首要祝福讀者迎向各自燦爛的2015年;其次不忘「以史為鑒,可以知興替」,試圖為人類社會尋一個謀求和諧永續的發展解方。
什麼是當前全球所面臨的共同難題?伊波拉病毒威脅?經濟發展失衡?地緣政治風險?還是貧富差距不斷擴大?相信很多人會投貧富差距一票。
誠如你、我所見,資本主義的風行草偃,輔以全球化的無遠弗屆,帶來了史無前例的物質繁榮與資產累積;但凡事有利就有弊,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(《二十一世紀資本論》作者)告訴我們,「貧者愈貧,富者愈富」不是意外,是資本主義的自然衍生物。更驚人的是,這種社會不公具有世襲潛力,沒有「富爸爸」的年輕世代,需要比父執輩們更加夜以繼日、努力不倦,才有可能追趕上資本倍增的速度。
於是,我們看到經濟在好轉、失業率在下降;但去年5月,第八屆歐洲議會選舉,訴求反經濟整合的極右派政黨橫掃英、法等老牌民主國家;9月,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,主張脫離大英國協的獨派聲勢一度領先。11月初,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大敗,共和黨一舉拿下參眾兩院;同月下旬,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,執政黨出現如土石流般的全面潰敗。
這些選舉結果顯示:經濟成長的甜美果實,如果只是贏者全拿、無法全民共享,再怎麼漂亮的經濟數據,充其量只是政府夸夸而言的說嘴談資。真正的「民之所欲」應該是一個伸手可及的希望明天,透過不間斷的教育學習、天道酬勤,讓人人都有機會完成階級流動的自我實踐。
所以,此題怎解?
皮凱提教授建議:針對金字塔頂端1%的富人階級,課徵80%的所得稅;加上各國政府通力合作,實施全球資產稅,不讓超級富豪有機會避處免稅天堂。
依學理似乎有效。但實務上至少有三大難處:一是不具可行性。要求各國政府聯手開徵全球稅的主張接近異想天開,尤其開罪的是擁有龐大資產與創造工作機會的超級資本家。二是喪失逐富誘因。過高的所得稅率可能降低個人創富動力,長期恐危及本國經濟成長,結果反而得不償失。三是政府普遍失能。依照歷史經驗,政府效率向來低於市場,無法妥適進行財富重分配,更有機會出現的是浪費或貪汙,教人們如何好生期待?
有沒有可能,由企業自發性進行一場「微革命」?
扭轉追求利潤極大的短視心態,確立獲利只是企業存在的目的之一,改採一種自力解決市場失靈、政府失能的可長可久模式,也許更適合未來世代。
若由這個角度出發,以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為核心價值的企業倫理和企業社會責任,本質上類似以商業機制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,說不定就是縮減貧富差距、提供社會創新的可能解方。
「企業倫理」談的是調和各利害關係人權益,任何企業施策務以不減損任何利害關係人權益為原則:面對客戶,秉持「以人為本」、追求創新升級;面對同仁,充分照顧員工、分配適當利潤;面對股東,堅持公司治理、維護品牌商譽;面對社區和社會,力求敦親睦鄰,提供多元回饋;面對自然環境,致力打造共生共榮的友善生態。
在21世紀談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還有市場嗎?筆者無法一言以蔽之,但至少信仰企業倫理的「信義房屋」,一路走來尚堪穩健,去年更獲頒「十大永續典範公司」、「國家卓越成就獎」等殊榮。
讓我們攜手催生資本主義2.0,留給全球年輕人一個希望未來。
(作者是信義房屋董事長)

「新年伊始,萬象更新」,告別波瀾動盪的2014年,首要祝福讀者迎向各自燦爛的2015年;其次不忘「以史為鑒,可以知興替」,試圖為人類社會尋一個謀求和諧永續的發展解方。

什麼是當前全球所面臨的共同難題?伊波拉病毒威脅?經濟發展失衡?地緣政治風險?還是貧富差距不斷擴大?相信很多人會投貧富差距一票。

誠如你、我所見,資本主義的風行草偃,輔以全球化的無遠弗屆,帶來了史無前例的物質繁榮與資產累積;但凡事有利就有弊,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(《二十一世紀資本論》作者)告訴我們,「貧者愈貧,富者愈富」不是意外,是資本主義的自然衍生物。更驚人的是,這種社會不公具有世襲潛力,沒有「富爸爸」的年輕世代,需要比父執輩們更加夜以繼日、努力不倦,才有可能追趕上資本倍增的速度。

於是,我們看到經濟在好轉、失業率在下降;但去年5月,第八屆歐洲議會選舉,訴求反經濟整合的極右派政黨橫掃英、法等老牌民主國家;9月,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,主張脫離大英國協的獨派聲勢一度領先。11月初,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大敗,共和黨一舉拿下參眾兩院;同月下旬,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,執政黨出現如土石流般的全面潰敗。

這些選舉結果顯示:經濟成長的甜美果實,如果只是贏者全拿、無法全民共享,再怎麼漂亮的經濟數據,充其量只是政府夸夸而言的說嘴談資。真正的「民之所欲」應該是一個伸手可及的希望明天,透過不間斷的教育學習、天道酬勤,讓人人都有機會完成階級流動的自我實踐。

所以,此題怎解?

皮凱提教授建議:針對金字塔頂端1%的富人階級,課徵80%的所得稅;加上各國政府通力合作,實施全球資產稅,不讓超級富豪有機會避處免稅天堂。

依學理似乎有效。但實務上至少有三大難處:一是不具可行性。要求各國政府聯手開徵全球稅的主張接近異想天開,尤其開罪的是擁有龐大資產與創造工作機會的超級資本家。二是喪失逐富誘因。過高的所得稅率可能降低個人創富動力,長期恐危及本國經濟成長,結果反而得不償失。三是政府普遍失能。依照歷史經驗,政府效率向來低於市場,無法妥適進行財富重分配,更有機會出現的是浪費或貪汙,教人們如何好生期待?

有沒有可能,由企業自發性進行一場「微革命」?

扭轉追求利潤極大的短視心態,確立獲利只是企業存在的目的之一,改採一種自力解決市場失靈、政府失能的可長可久模式,也許更適合未來世代。

若由這個角度出發,以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為核心價值的企業倫理和企業社會責任,本質上類似以商業機制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,說不定就是縮減貧富差距、提供社會創新的可能解方。

「企業倫理」談的是調和各利害關係人權益,任何企業施策務以不減損任何利害關係人權益為原則:面對客戶,秉持「以人為本」、追求創新升級;面對同仁,充分照顧員工、分配適當利潤;面對股東,堅持公司治理、維護品牌商譽;面對社區和社會,力求敦親睦鄰,提供多元回饋;面對自然環境,致力打造共生共榮的友善生態。

在21世紀談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還有市場嗎?筆者無法一言以蔽之,但至少信仰企業倫理的「信義房屋」,一路走來尚堪穩健,去年更獲頒「十大永續典範公司」、「國家卓越成就獎」等殊榮。

讓我們攜手催生資本主義2.0,留給全球年輕人一個希望未來。

(作者是信義房屋董事長)

回董事長專欄